杨婉艺
作者婉艺,著有自媒体《种花何问看花谁》。 ——行走世间,全是妖怪。
在哪里看到我关注的订阅号?
谈恋爱也是需要学习的
2015-10-02 杨婉艺

封面图

关于爱情,生活是我们唯一的老师。


文/婉艺

 

关于娇娇和大树的故事,从今年三月份认识“大树”本尊的时候开始写,到现在6个多月过去了,这个故事也终于算是告一段落。

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写一个长一点的故事。

慢慢的有一些读者在追,有些人总是催我:“要是快点更新就好啦”。

其实在没有写到最后一篇之前,我也不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会是怎样的,我甚至也不知道具体哪天会更新到“最后一篇”。如果让我接着写下去,也许我会狠狠心,让故事里的那个“大树”来个不孕不育断子绝孙之类,以此给所有“渣男”脑后来上一记闷棍,以解广大读者的心头之恨。

可跟故事里真实的主人公沟通多了,站在他的视角想一想,就不免会产生一些恻隐之心,觉得许多事情并不是“渣男”一个人能够左右的。有些事情,不知道怎么“就那么不知不觉顺理成章”地发生了,一步一步走到“不可挽回”的地步。一不小心走错一步的娇娇,其实也只是在还没有想清楚的时候,轻易地作出了一件“不该做”的“错事”,从而影响了好几个人的人生轨迹。

好在她的人生,至少到现在为止,并没有因此而变得昏暗,但值得警醒的是,并不是每个女孩子,都会有她这般的好运气。

虽然我也很讨厌“鸡汤故事”,但我并不介意这个关于“大树、娇娇和老郭”的故事,因为主人公还算美好结局,而变得有一些“鸡汤”的味道。

 

其实听过他们的故事,最让我感叹的,不是老郭的执着跟勇敢,也不是娇娇的傻和单纯,更不是大树的渣和不负责任,而是我们这一代人,或者说包括我们父母在内的很多人,都太缺少对“恋爱”这件事的学习了。

这让我们很多人,都曾经糊里糊涂地恋爱,再糊里糊涂地分手。糊里糊涂地伤害了很多,不应该伤害的人。

记得我第一次听到“早恋”这个词,是大概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那时班里有个跑步特别快的女孩,我们班那位萌萌帅帅学习好的副班长同学很喜欢她。后来每次那个女生上课被老师点名回答问题的时候,班里一些调皮捣蛋的男同学们就会起哄,弄得这两个同学满脸通红。

那位戴着眼镜、总是一脸严肃,教我们班语文的女班主任老师很生气,唾液横飞地在班会上强调了很多次,不要谈论这些事情,你们这些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,哪儿知道什么叫“喜欢”?

其实那时候很多如我一般发育迟缓的小姑娘小伙子们,还处于“跟一切与自己性别不一样的人”都“势不两立”的阶段、的确无法理解什么叫“喜欢”,什么叫“早恋”。

可“早恋”“谈恋爱”这样的字眼,从出现的那一刻起,就被我们定义为一件很负面、很邪恶的事情。

后来我们慢慢长大了,到了应该学会如何去“爱”的年纪,到了知道原来“恋爱”其实是一件不仅不邪恶,反而很美好的事情的时候,依然没有人教我们怎样去“喜欢”,该怎么样去“爱”。

于是,我们中的大部分人,都是在一次又一次的“试错”中,慢慢才懂得了,到底什么叫“喜欢”,应该怎么样去“爱”。

 

写长篇的念头,其实很早就有过,却一直不知道该如何构建一个那么长的故事,又不显拖沓和啰嗦。直到那一天,一个常在一起玩的朋友在电话那头跟我诉苦,说自己这几天经历了重大的“人生变故”,表示以后再也不和我们一起玩游戏了,还说,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要努力赚钱,因为自己,“一夜之间长大了”。

我本来就是个O型血的“好奇宝宝”,也向来很喜欢听别人给我讲故事。软磨硬泡好几天,他终于把自己的故事告诉了我。

他的故事,就是“娇娇和大树”故事的蓝本。

我听完他的故事,感慨万千。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,可现实生活中的故事情节,往往比小说更加曲折精彩,也更加让人觉得不可思议。

我感叹道,你这事真是太狗血太精彩太不可思议了!我能把你的故事写到我刚开了个头的小说里去吗?

 

这厮厚颜无耻地问道:“你能把我写得帅一点吗?”

 

于是,“娇娇和大树”的故事,就发展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

故事里最让人起争议的,应该是“老郭”这个角色。很多人留言跟我说,觉得“老郭”太假了,生活中不可能有这样子的人。也有很多人说,喜欢老郭,他是个敢作敢当的好男人。其实关于这位老郭同学的故事原型,我并不是很了解。但生活中的他有着更让人不能理解的坚持和执着。真实的老郭并没有故事里的“老郭”那么好的运气,有那么“通情达理”的父母和那么一帆风顺的事业。

生活中的那位“老郭同学”,当初是以死相逼,才得到父母的同意,把“娇娇”娶回家的。

而被很多读者妹子恨得咬牙切齿,恨不得他“孤独终老”的大树呢,到目前为止,算是得到了一个跟小说里相似的、还算不错的结局。

至于以后他们会怎么样,我也不知道。

 

其实对于这个故事,我开始也不是很喜欢。“坏人”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,好人似乎也没得到什么特别的回馈。但其实仔细想想,在爱情中间,本就没有什么绝对的好人和坏人之分,毕竟在合适的时间遇到对的人,是一件十分需要运气的事情。

记得有一次和一位男性朋友聊天,聊到关于“渣男”的话题。我问,你说一个女孩子,是应该追求一个从来没有瑕疵的完美男人共度一生,还是要选择一个也许对别人渣,却对自己好的男人就够了?

对方毫不犹豫地说,当然是对你“不渣”就够了,谁还没当过渣男?

 

也许在年少轻狂的时候,很多人都曾在不经意间做过别人的“渣男”或者“渣女”吧。

 

谈恋爱也是需要学习的,可我们一直缺少一位指导我们怎么样恋爱的老师,更缺少一个正常的学习环境。

所以到了最后,只好由我们的生活担任起这个重要的角色,教会我们什么是爱,如何去爱。

你不能指望一个男生天生就会谈恋爱,更不能指望一个女生天生就分得清什么是调情,什么是喜欢;什么是欲望,什么是爱情。

只有少部分的人运气能那么好,在很早的时候就能遇到对的人。

大部分芸芸众生,都要在磕磕碰碰中,才能慢慢地掌握爱的精髓。

 

 

有读者给我留言说,大树就应该孤独终老,这种鸡汤式的结局,真让人接受不了。

其实这才是现实,不是所有做错事的人都会立刻得到惩罚,渣男也有变成暖男的一天,不懂事的公主病脑残妹也会变成贤妻良母。

在将来的某一天,生活中的“大树”虽然不一定会孤独终老,但他一定还会因为孩子的事焦头烂额一番——那将是他为曾经自己不负责任的行为,必须付出的代价。

 

前段时间看新闻,听说天津大学开设了“恋爱课程”,叫《恋爱学理论与实践》,主要课程是《恋爱心理学》、《恋爱经济学》等,这可真是一个不错的消息。

我想,那位开课的老师,当年一定也是一位“有故事的男同学”吧。

愿各位这门课都能一次通过,永远不需要重修和补考。

 

 

最后,祝大家国庆节快乐,吃好喝好,玩儿得开心o(∩_∩)o 

 

微信搜索订阅号:“种花何问看花谁”即可关注我,每周同步更新唷。

新书《在输得起的年纪任性一回》期待你的捧场:)